「学习恩来」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的转折关头
2019-11-12 07:05 来源:未知
「学习恩来」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的转折关头
阳江日报

  关于朝鲜问题和印度问题的日内瓦会议于1954年4月26日至7月21日举行。这是新中国第一次以“五大国”身份参加国际会议。在关于朝鲜问题的讨论中,面对以美国为首的16国集团,周恩来的外交智慧充分显现出来。尤其是当朝鲜问题的谈判破裂,印度问题能否谈下去?日内瓦会议处于转折关头,周恩来折冲樽俎,使会议展现出和平解决的前景。

  1954年6月15日,关于朝鲜问题的第15次会议是日内瓦会议上东西方两大阵营一场激烈的短兵相接。双方相持不下,最终以朝鲜问题的破裂告结。

  会场辩论中,莫洛托夫和周恩来各有5次发言,是当天会议中发言最多的。两者相比,周恩来的即席发言比莫洛托夫的言词更具智慧,策略得多。莫洛托夫的后3次发言基本上只是简短的一句话,或是:“支持周恩来的提案”,或是同意艾登的意见,要求:“将会议发言记录在案”。

  周恩来在发言中先后提出两个提案。头一个提案是要求“召开7国限制性会议继续讨论朝鲜问题”,即提出了一个“五大国加两个朝鲜的会议方案”。16国宣言当场宣布“朝鲜问题破裂”,周恩来马上提出了第二提案:与会国表示继续努力和平解决朝鲜问题,恢复谈判的时间和地点另行决定。这个提案合情合理,令对方难以拒绝。

  周恩来抓住机会,赞赏比利时外长斯巴克的发言表现了“和解的精神”。周恩来发言时,巧妙地把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问题也提了出来,以守为攻,力图掌握主动。

  在这天的会议上,美国代表史密斯发言不多,亦无独特之见。面对周恩来的犀利言锋和斯巴克的临场转向,史密斯作为一个老资格参谋长和外交家,死死把握住两点:一是抓住“联合国框架”不放,坚持一切问题必须在这个框架内解决。二是反复指责北朝鲜首先破坏协定向南朝鲜发动大规模进攻。有这两点,在会议上他就有众多的支持者。正是由于他在这天的会议上作了两次关键性发言,施加影响,才挡回了斯巴克的提案,使周恩来的最后提案没有获得通过。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完成了对此次日内瓦会议的第一个既定目标:使朝鲜问题维持不战不和的局面。所以,在6月15日的会议上,美国也是得分的一方。而且它继续施加压力,使印度问题也谈不成,为自己介入印度事务做好铺垫。

  杜勒斯对当天会议的结果感到满意,于6月16日晚致电史密斯表示祝贺,认为史密斯使朝鲜问题获得了“满意的结局”。正像周恩来预料的那样,朝鲜问题破裂了,直接威胁了印度问题的前景。弄得不好,越南战争就有升级和扩大的危险。((《美国外交文件集日内瓦会议》,第390页。)

  莫洛托夫意识到局面的严重性。朝鲜问题破裂后,他忧心忡忡地对周恩来说,谈判正陷入危险境地,如果印度问题也谈不成,日内瓦会议就前功尽弃了。

  周恩来果断地对莫洛托夫说,我们应该尽力挽回局面,全力争取印度的和平。这天的会议一结束,周恩来即向艾登提出,请于次日紧急会晤。

  当天晚上,中国代表团驻地的气氛紧张。周恩来向中国代表团下达指示,要“孤立强硬派,争取中间派”,争取印度的和平。

  周恩来坚决地指出,印度问题不能停下不谈!他分析说,目前谈判的关键是我方是否承认有越南人民军在老挝和柬埔寨作战。事实情况是有,如果我方坚决不予承认,会谈就谈不下去了。所以,我方可以退一步,承认过去有越南军队在那里作战,是志愿军,现在有的已经撤出。如果现在还有,可以按照撤退一切外队来办理。

  莫洛托夫同意周恩来提出的以退为进的方案,范文同在一番犹豫后也终于同意了。3方确定,由周恩来向英、法两国代表团商谈。

  一见面,周恩来就对艾登说,中国对讨论朝鲜问题的会议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就结束是不满意的,因为没有一点点和解的精神嘛。如果对我们的提案有困难,可以商量嘛!但是连限制性会议都不愿意开。我们的感觉是,美国就是要使任何协议都不能达成,这是他们的预定计划,结果果然如此。

  周恩来说,中国代表团是带着和解的精神来参加这次会议的,但是和解必须来自双方的努力。我们希望关于印度问题的会议不会发生同样的情况。否则,和解之门就关上了。我想艾登先生是具有和解精神的,我们希望情况不致于发展到如此地步。

  他说:现在越南、老挝、柬埔寨都有战争,但三国情况彼此不同,三国的解决办法也有所不同,三国的问题又是有联系的。我们愿意看到老、柬成为东南亚的国家,像印度、缅甸、印尼那样的国家。如果他们成为法国联邦的国家,对法国来说是好的,而对英国和中国来说,也是好的。首先我们在东南亚就可以和平共处。另一方面,我们不愿看到老、柬成为美国的军事基地。因为那样将构成使东南亚不能和平的因素。

  周恩来告诉艾登,在军事上,柬埔寨和老挝确有抵抗部队。柬埔寨少些,活动地方也小。老挝抗战部队多些,地区也大,在那里有军队集结问题。那里也确有越南志愿军,有的已撤退,如果仍有,应按照撤退一切外队的办法办理。

  这就是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处于关键时刻的让步。他首次在对方的外长面前,不仅承认有越南人民军部队在老挝活动,而且表示,在老挝的越南人民军部队也是外队,也会撤退。

  对周恩来的让步,艾登一听就明白了,高兴地说:“有希望了,很有希望了。”他进一步说明,我们要求的也正是这样。我们也不愿意看到老挝、柬埔寨成为任何国家的军事基地,不论是越南的或是美国的。我想老、柬也是同样的想法。我想在这两国中都要举行选举来决定其未来,而这些选举要受到监督。只是在老挝,如果越盟坚持法军撤出,可能会引起困难,也许法军可以集中在条约规定的一些地区。好在法军数量不大,这个问题因而也不大。如果别的问题解决得顺利,这个问题就不会引起困难。

  艾登:听说今天下午回来,但是不会呆很久,明天上午就回去。我是否可以这样和(法国代表)肖维尔先生说:我今天和周恩来先生谈过,我认为皮杜尔先生如能同周先生谈谈,是会有用的。

  艾登还建议周恩来见见西方国家的外长,先会见澳大利亚外长凯西,因为他将在18日下午离开日内瓦。周恩来慨然应允。

  艾登即指示英国代表团成员、驻苏联大使汉弗莱特里维廉与凯西联系,最后将会见时间定在凯西乘飞机起飞前的6月18日中午。

  告辞艾登,周恩来增添了信心,他相信印度问题有可能继续谈下去。对身处这一关键时刻的周恩来,当时的中国代表团工作人员、中联部越南处处长张翼有一段重要的回忆。他说,就在那个重要的会议转折关头,有一天,他来到万花岭别墅,向正在草坪上散步的周恩来汇报越南问题。和风徐来,四周绿色如染,如茵的草坪上只有周恩来和张翼两个人漫步而行。突然,周恩来停了下来,目光凝视远方。

  过了一会儿,他深沉地对张翼说:“我们应该争取日内瓦会议成功,我们应该通过谈判而不是通过战场来解决我们和西方国家之间的争论。我们之间已经打了很久了,我们应该停下来谈判。艾登他们也是这个想法。”

  周恩来说:“为什么不能谈呢?谈一谈嘛,我们彼此都通过谈判赢得一段和平相处的和平时期,我们都在和平时期发展生产。到头来看谁发展得更快、更好,这样才说明问题嘛。你说是吗,张翼同志?”

  听得这番话,当时满心斗争思想的张翼完全怔住了,他是第一次听周恩来如此简略地阐述和平共处、东方和西方国家不再兵戎相见的外交意义。

  周恩来又说:“如果我们对社会主义充满有信心,我们就应该这样做。要把世界对抗变为世界和平。美国还是一个很强大的国家,与其对抗,不如和平共处,双方在经济建设上搞竞赛,最终地来解决谁为优劣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西方会搞和平演变。但是只要我们的经济建设搞好了,我们也可以反演变嘛。”

  几十年过去以后,张翼对此有了深刻的思考。他认为,当时的周恩来就认为:东西方两大方面、两大阵营里都有大国和小国,采取什么样的社会制度是各国人民自己的选择,别国不能干涉,干涉也不会有好结果,而应该在和平共处的国际环境中,由社会实践来检验哪一种社会制度更为优越,给人民提供选择的机会。正是在对这个问题的考虑中,周恩来关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思想成熟了,逐渐丰富为系统。日内瓦会议,正是他为贯彻这个思想体系最为突出的外交实践。(1990年2月4日在北京访问张翼的记录)

  6月16日下午,举行了第14次关于印度问题的限制性会议。周恩来提出了《关于解决老挝和柬埔寨问题的建议》:

  二、交战双方司令部的代表就有关在老挝和柬埔寨境内停止敌对活动的问题在日内瓦、并在当地开始直接谈判。

  三、敌对行动停止后即不许从境外向老挝和柬埔寨运入新的陆、海、空军的部队和人员,以及各种武器和弹药。关于为自卫所需而运入的武器的数量和种类问题,将另行协商。

  在这个提案中,中国代表承认,柬埔寨、老挝的情况与越南有不同,可以区别对待,不再谈是否建立印度3国交战双方联合委员会的问题,也不谈是否在柬埔寨和老挝划界而治的方案。而在此前,越、中、苏3国代表都拒绝将越、老、柬的问题分开解决。

  法国代表肖维尔立即发言说,他感到高兴的地方就是范文同并不反对中国的提案。他说,只要越南军队从老挝和柬埔寨撤走,法队继续留在那里也就没有必要了,在所有外队都撤出老挝和柬埔寨这点上,法国愿意接受国际监督。

  接着,美国代表史密斯作简短发言说,他颇有兴趣地倾听了中国的提案,并认为是“克制和理智的”,但他又说,不能说范文同的建议是克制和理智的,他希望会议回到老挝和柬埔寨问题上来。他再次说,中国提案中关于老挝和柬埔寨的几点是可以同意的。这是美国代表在日内瓦会议中第一次对中国提案表示了赞同之意。

  史密斯的发言分明是一次转机。会议休息时,莫洛托夫来到史密斯身边再次问道,你觉得中国提案中关于老挝和柬埔寨问题的解决办法怎么样?史密斯说,这个提案是理智的,但是没有就如何撤军提出具体措施。如果有的话,而且我们也同意成立国际监督组织,那么这个提案是可以认真考虑的。

  6月17日,艾登会见澳大利亚外长凯西,安排他与周恩来的会见。艾登说,他已在昨天见过了周恩来,周的态度是日内瓦会议得以解脱僵局的关键。艾登说,他已将周恩来希望恢复印度和平的态度打电话报告了邱吉尔。英国首相在电话那头说,希望僵局由此转机。

  凯西又去见了美国代表史密斯。史密斯说,看来,越盟能在越南北部(其中包括河内)建立政权,但法国要控制海防和越南的天主。史密斯还说,如果将来法国从越南撤走,美国会取而代之。他对日后美国训练越南南方政权的军队抱有信心,认为完全可以达到法国人的水平。

  与英、美两国代表谈过之后,6月18日午前,凯西带上随员约翰罗兰前往万花岭别墅会见周恩来。

  凯西的第一印象是,自己受到了周恩来极有礼貌的接待,中国总理谈话生动有趣,他的年轻翻译浦寿昌操一口纯正英语,翻译之流畅令人佩服。

  主客双方落座,周恩来一作手势,立刻有人出现,客气地献茶倒水。打开杯盖,只见茶叶碧绿,香气扑鼻。这是根据周恩来指示从国内带来的苏州东山“碧螺春”。凯西连称“好茶”,稍一品饮,马上有人添水,再喝再添,凯西不由地喝了好多水。

  周恩来说,欢迎凯西外长前来作客,可惜凯西外长马上就要离开日内瓦了,要是我们早有机会谈谈就好了。

  凯西善于引起线日,中英外长达成一致意见,确定双方将在彼此的首都互设处,建立级外交关系。此事应当祝贺!凯西说,艾登是典型的英国绅士,是一个有礼貌的人。

  周恩来笑着说,在中英关系这件事上艾登外长很积极,我们在一起解决了一个难题。现在,我很愿意听取老外交家凯西先生对日内瓦会议进程的看法。

  周恩来强调说,我们不应该因为朝鲜问题受到挫折就在继续谈判的道路上停下来,现在我们应当努力解决印度问题。

  凯西说,朝鲜问题遇到麻烦是可以想象到的,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难题,像水和油似的难以融合。凯西说,就这个问题来说,也许今后让南北朝鲜双方先行建立贸易关系来得更好。

  接下来,周恩来和凯西讨论印度问题。周恩来介绍了中国政府对老挝和柬埔寨问题的看法。他对凯西说,我知道,越南共和国是愿意尊重老挝和柬埔寨的独立、主权和统一的。从上说,只要在老挝和柬埔寨人民能表达意志的基础上,这两个王国的政府也是可以被承认的。

  周恩来:“各国都希望看到一个完整、独立和享有充分安全的老挝和柬埔寨,我们希望这两个国家在各方面都能像其他亚洲国家一样独立自主。但是有一点,不能在老挝和柬埔寨建立美国的军事基地。”

  凯西回答:“澳大利亚没有参与印度事务,我也没有得到指示言及,但是如果有人坚持要求中国不在中越边境地区建立军事基地或空军机场的话,我将不会感到奇怪。”

  周恩来说:“中国建立的基地都是防御性的。”他义正辞严地向凯西指出,难道一个主权国家在自己的领土上部署军队还要受外来限制吗?这显然是说不通的。

  这时,凯西发现周恩来的英语相当好,当翻译将周恩来的一句话译为“不在亚洲建立外事基地”时,周恩来让翻译停下来,纠正说:“应该说,不在老挝和柬埔寨建立外事基地。”

  周恩来说,我也希望有机会和这两位外长谈谈,有什么问题,有什么彼此没有来得及理解的地方,通过见面交谈才会说清楚。事实上,我已经向老挝外长冯萨纳尼空和柬埔寨外长泰普潘表达了这个意向。中国和老挝与柬埔寨都是近邻,我们有着传统的友谊。中国没有向亚洲侵略和扩张的企图,中国希望看到亚洲各国都获得自由和独立,并且拥有自己的政府。包括越南问题在内,如果在越南实现了停战,应该尽快进行选举。

  周恩来听了,停了一会说:“我同意,在越南举行普举是要有一段适当的时间。”周恩来说,我们应该使日内瓦会议取得积极的成果,我们不希望打仗,中国人民渴望和平。就世界范围来说,只要东西双方都不企图扩张和侵略,和平共处是可以实现的。为什么我们不能实现和平共处呢?

  这次谈线分钟,周恩来的充沛精力和他对国际问题的敏锐看法都给凯西留下来深刻的印象。凯西在起身告辞时对周恩来说:“从此以后,你就不再是我从报纸上看到的名字,而是我亲眼见到的活生生的人物了。”

  会场气氛紧张了。这时,柬埔寨外长泰普潘发言。作为当事人,他的态度与罗伯逊绝然相反,表示愿意看到印度3国同时停火,但不在柬埔寨境内设立“集结区”。柬埔寨愿意接受中国的提案,在实现中国方案上没有什么困难。

  周恩来随后发言指出,罗伯逊的发言与史密斯昨天的发言不一样。他愤慨地对罗伯逊说,我们是见过面的,如果罗伯逊坚持要发起挑衅的话,我们就坚决应战。

  6月20日下午1时30分,周恩来在万花岭别墅会晤应邀而来的柬埔寨外长泰普潘,随行的柬埔寨官员有柬埔寨前副总理松森、代表团秘书长朴天。这是新中国总理第一次会晤柬埔寨高级官员。

  周恩来与客人起了中国与柬埔寨的交往历史,说,我们过去也受过压迫,我们对东南亚的许多被压迫民族,一向寄予极大的同情。现在我们大家都站起来了。我们所采取的方法不一定一样,但是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都要求自由。

  周恩来说,柬埔寨有着内在和外在的较好条件,所以能获得这样的结果。现在我们希望柬埔寨政府对国内问题也能很好地解决。柬埔寨过去和现在都有解放运动,虽然这个运动采取的方法有所不同,但他们也是为了争取自由和。站在朋友的立场上,我们希望柬埔寨政府能够把这一解放力量团结起来,作为合理的解决。

  泰普潘把话题挑开说,有人想到要在柬埔寨划分集结地区,那就是,而不是团结,这不符合我们的愿望。

  周恩来回答,外来支援的部队应该撤出,本地的问题可以由双方直接解决。你们是政府,应该和当地的活动力量在新的基础上,求得大家满意的解决。

  泰普潘说,如果他们愿意,可以参加投票选举。现在的危险是有人从外面推动。中国柬埔寨人很容易接近,但是我们向来和越南人搞不好。

  周恩来说,内外是两回事。从外部来说,越南主义共和国和你们是兄弟之邦,过去受帝国主义的分离,现在应该接近起来,友好相处,互不威胁。这不仅对两国有利,对整个亚洲和平也有利。越南主义共和国是不会威胁邻国的。因为战争的缘故,引起了一些困难,但在和平恢复以后,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如果说,为了保障中立,柬埔寨需要建立不致于威胁别人的自卫武装,这是可以理解的。我愿意看到柬埔寨成为东南亚新型的国家,像印度、印度尼西亚和缅甸一样,不建立威胁别国的基地。

  周恩来说,我指的不仅是法国。法国同柬埔寨的关系应该改善。我们担心的是美国基地。那样的话我们不能不加以过问。

  周恩来说,美国正在组织东南亚条约,想拉柬埔寨参加。这对柬埔寨不利。我们愿意参加9国保证,能使大家和平相处。我们不愿意看到印度任何一个国家内建立军事基地。

  泰普潘说,请允许我给你一张地图,它说明现在属于交趾(越南南部,下同——本书作者注)的一部分土地,过去属于柬埔寨,在法国统治时期被并入交趾。那里有5万多柬埔寨人,有庙宇、使馆僧侣,一切习惯都是柬埔寨的。越南一直设法扩大这种侵犯。

  泰普潘说,现在保大政府已经在那里的柬埔寨人中征兵了。 周恩来说,柬埔寨和越南友好相处,对和平才是有利的。直接联系是最好的办法,明天晚上8时请你们和越南代表团来这里吃便饭如何?

  泰普潘应声说,好极了,非常感谢!他在告辞时说,我们和中国是很接近的,许多人都有中国的血统,今天我们来到这里的4个人中,就有3人是中国血统。我祖父还给我留下了香炉蜡台等中国器皿。

  周恩来与泰普潘的谈话,是中国总理与刚刚独立的柬埔寨外长的第一次长谈。现代史上,中国和柬埔寨的友好关系由此拉开序幕。

  时在6月21日中午12时,老挝外长萨纳尼空应邀来到万花岭别墅,随行者有老挝代表团代表、驻美国公使奥苏发努冯亲王,外交部办公厅主任勒南。客人来时,周恩来、李克农、陈家康已在别墅前迎候了。

  萨纳尼空先谈起了他与中国的关系,说,在日本占领时期,我到过中国云南的思茅和昆明,在老挝到思茅路上的一些村寨里,居民讲老挝话,生活习惯和我们完全一样。根据老挝的历史记载,老挝人来自高原,所以我们的祖先在中国。

  周恩来说,是呀,我们东方民族是有些亲戚关系的。我们应该友好合作,互相尊重独立、主权和统一。在老挝有多少中国人?多半住在什么地方?

  萨纳尼空回答,大约有12000人,其中许多人和老挝结了婚,我们都把他们看作当地人。他们一般居住在湄公河沿岸的主要城市,比如万象、琅勃拉邦、塔克等地。

  周恩来说,日内瓦会议开了相当长的时间,达成了两个协议,可以作为今后工作的基础。外长先生对这次会议有什么看法?

  萨纳尼空说,我很满意。这是总理先生的个人影响,才能得出这样的结果。只要大家再作一些诚意的努力,最后的协议是可以达成的,如果我们拿出所有的协议比较一下,共同点比不同点要多一些。

  周恩来说,既然相同点比不同点多,那么,大家再加一把力,最后协议的可能性是很大的。现在获得的成功,不是由于我个人的努力,而是由于你和大家的努力。

  印度3个国家是兄弟,在历史上有密切的关系,3国应该接近,不要对立,而要互相尊重,友好合作,这对印度和平是有利的。我们应该尽力促成3国接近。我们尊重3国的独立,我们不愿干涉,也反对别国干涉,如美国的干涉。我们反对3国建立任何外事基地,包括美国的基地。如果有这样的基地,我们是不能不加以过问的。因为它对我们的安全是一种威胁。我们在会上听到了外长先生的发言,其中提到需要保持自卫的武装力量,我们认为是可以理解的。我们尊重别国的安全和独立。

  萨纳尼空说,很高兴听到总理先生这样的话。老挝是个小国,人口很少,我们比任何国家都需要和平。关于外国基地,我们曾经和法国签定过一个军事基地协定,法国在老挝保留基地,但是只有少数法军。如果越盟撤军,我们可以要求法军撤退,当然还要求法国保留一些安全部队。因为我们的处境很微妙,周围有越南、柬埔寨、泰国、缅甸和中国,所以我们需要最低限度的自卫武装。我们希望总理先生在考虑老挝问题的时候能注意到老挝和法国之间的协定。

  周恩来说,我们注意到这个情况。老挝是小国,老挝独立应该受到尊重。中国是大国,中国愿意和其他国家和平共处,建立友好关系,所以我们同意参加9国保证。

  萨纳尼空说,老挝恢复和平后,我们希望能与建立外交、经济和文化关系。我们在会议上表示过,老挝问题是很容易解决的。但是范文同先生说老挝问题必须获得解决,必须承认解放运动的存在,才能解决老挝问题。我们认为,即使不正式承认,也是可以解决的。越盟和保大双方就是不经承认而进行了谈判的。总理先生你是否可以告诉我,范文同先生说的解决到底有哪些条件?其实,停战以后,那些解放运动的人,可以参加选举,他们的职员也可以参加政府机构。我们明年8月就举行大选,如果他们参加进来,我们可以组织一个和解政府。选举之后,如果议会同意,我们可以修改宪法,甚至成立共和国。

  周恩来马上提出了邀请,这很好!我愿意在离开日内瓦之前,帮助你们建立直接的接触。昨天我也和泰普潘会谈,他也愿意直接联系,那么今天晚上7时30分就请你们和范文同先生来这里便宴。大家见一次面,以后就可以直接保持联系了。好吗?

  这次会谈中,周恩来对萨纳尼空说了3点重要意见:一是老挝的停火可以比越南更早,二是可以在法国—老挝条约的基础上保留法国的军事基地和训练场,让这个问题过些时候再解决。三是苏发努冯亲王对老挝王位并没有企图,他的愿望就是为了老挝的和平和独立。

  几天之内,周恩来外交努力的结果,首先是协调了中、苏、越3国的立场,提出了几个阵营都可以接受的方案。他连续会见英国、澳大利亚外长,不仅软化了对方的立场,还使美国代表表现出某种程度的妥协。周恩来会见柬埔寨和老挝外长,平缓了他们的紧张情绪,使他们强烈希望日内瓦会议将印度问题继续谈判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