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神的根雕就这样诞生于她的巧手
2019-03-28 15:58 来源:未知
传神的根雕就这样诞生于她的巧手
阳江日报

  76岁的欧阳小惠依然清楚地记得,1997年在北京参加中国第六届根艺美术展时,一位北大的教授在看完她获铜奖的根雕作品《幻》后这样问她。那时候已是中国根艺美术家学会中级美术家的她,在北大教授面前却因自己只念了两年书,羞怯得不敢写自己的名字。于是回来之后,她坚持报名就读了老年大学,专门学习书法和国画。

  如她所言,她来自农村,千岛湖镇前坞村(原高坞村)人。1997年以前,她从来没学过美学,10岁就辍学在家务农养家。然而,上天总是会眷顾每一位勤奋好学的人,普通又传奇的欧阳小惠成了淳安本土仅有的根雕艺人,还多次获过根雕艺术展的各类大奖。

  1939年,欧阳小惠出生在一个相对富裕的家庭,聪明伶俐的她很受父亲的喜爱,每天背着她上学,总是把她背在身上,自豪地跟别人说我家女儿不输男。

  然而,十年河东,十年河西。10年之后,欧阳小惠家出了很多的变故,不仅家中一贫如洗,就连最疼爱她的父亲也因“家庭成分不好”被遣送在外劳动改造,母亲又身体不好,眼睛不便。作为长女的她,不得不辍学在家,挑起“养家糊口”的重担,那一年,她才10岁。

  “那时候我砍柴、打猪草、养猪、放牛,给一家五六口人洗衣烧饭,从来没有让家里缺过一天粮。”小小年纪的她,把“家”一个人默默扛着,从不乞求别人帮助。

  对欧阳小惠来说,最温暖莫过于父亲的来信,母亲眼睛不好无法为其读信,只能靠自己两三年里认识的几个大字,读得似懂非懂后还想着给父亲回信,然而落笔时才发现自己很多字不会写,词语句子都很匮乏,但她依然用稚嫩的文字给父亲回了信。

  “没想到,我的父亲很快又给我来信,信里把我不会写的字,不会用的词句都改正过来,并教我很多我没有学过的句子和成语。”欧阳小惠说,和父亲书信往来,让她在艰辛的生活中感受到了一丝幸福。

  欧阳小惠回忆自己的经历,说:“艰辛的生活让我的性格变得很坚强,任何困难在我面前都不是困难,我总会想办法克服它的。我从小就好强,13岁就会和大人一样背着犁犁田,养得猪和牛一样壮,种菜种水果也很丰收,感觉上天还是很照顾我的。”她说得没错,上天是会眷顾每个勤奋的人。

  走进欧阳小惠的家,让人感觉就像走进了一个小型的“根雕博物馆”,窗明几净的家里一尘不染。她笑着说:“我就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家务做完后,就喜欢用空余时间做根雕。”

  客厅里,摆放着各种精美的根雕作品,书桌、茶几、柜子等都是根雕艺术品制作而成,她很有成就感地说:“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此处的根雕也都是些精品,老家的房子里也还存放着很多作品,每件作品都是孤品。”

  根雕是以树根(包括树身、树瘤、竹根等)的自生形态及畸变形态为艺术创作对象,通过构思立意、艺术加工及工艺处理,创作出人物、动物、器物等艺术形象作品。根雕艺术是发现自然美而又显示创造性加工的造型艺术,根雕工艺讲究“三分人工,七分天成”,意为在根雕创作中,应主要利用根材的天然形态来表现艺术形象,辅助性进行人工处理修饰,因此,根雕又被称为“根的艺术”或“根艺”。根雕就是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艺术。

  欧阳小惠说起自己与根雕结缘,脸上露出了些许腼腆,她笑着说:“年纪大了,孩子都拉扯大了,成家立业了。那时候我也已经53岁了,闲不住的我难受得很,天天在家一边打毛线一边看电视。有一次在电视里看到西安有人捡树根做成工艺品,做出来的样子还蛮好看的。我就来了兴趣,因为我来自农村,树根对农村人来说,不要太多。”

  于是,欧阳小惠就试着去农村拾捡树根,然后拿回家研究,看它到底长得像什么。可是她什么工具都没,家里只有柴刀,她就用柴刀把树根刮得干干净净。

  然而她却不习惯向人求教,习惯了自己默默琢磨。“从小因为家庭成分不好,我都不太习惯跟别人交流。所以做根雕我只是跟着电视里学。有一年,小儿子去杭州开会看到有根雕展,知道我对根雕感兴趣,还专门打电话告诉我。那时候去杭州很不方便,坐车要做五六个小时。”为了让自己能亲眼目睹根雕作品,赶了五六小时的车来到杭州,中饭也没顾上吃,默默看完根雕展,也不敢请教任何人,但心里却是很兴奋的。

  那之后,她就想着既然要做这个事,就一定要把它做好,于是自己跟着电视里的教程学,买了一些工具,自己在家里琢磨,只做些小树根。

  “给自己的根雕作品取名字,也是很头痛的事,我没怎么上过学,不知道怎么取名。所以我养成了看《动物世界》的习惯,我会去观察动物的动作以及神态,还会记住它们的名字。这样对作品取名也有好处。”欧阳小惠说自己的很多作品灵感也都来源于《动物世界》。

  根雕是她为儿女留下的独一无二的礼物“总是会有人来问我,为什么学根雕。一开始确实因为那时候很闲,后来仔细想想,人这一辈子,就这样很快就过去了,自己辛辛苦苦一辈子能给孩子们留下什么呢?现在,我满足了,我留下很多自己的东西,而且还是独一无二的。这就是我为什么把根雕艺术坚持下去的原因。至少,以后他们看到这些根雕作品,也会想起独一无二的我。”说起这话的时候,欧阳小惠眼里含着泪花。

  “当年,根雕正兴起的时候,我的作品就可以买上千的价格了。那时候房子也就万把块一套。为了给孩子们早点买房成家,我5000元卖掉了自己6个作品。孩子们得知后,都很可惜,让我以后不要卖了,他们宁愿自己努力挣钱买房,也不要我卖掉自己喜欢的作品。”欧阳小惠说,现在她的三个孩子家中都有不少她的根雕作品,她很自豪也很骄傲。

  她说她一生最快乐的就是跟着儿子们去工地、农村捡树根,有时候一捡就是满满地一货车,那时候的她就像一个捡到一大堆玩具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