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刷爆朋友圈 寺院招聘新媒体小编 这个岗位给了
2018-12-29 10:41 来源:未知
曾刷爆朋友圈 寺院招聘新媒体小编 这个岗位给了
阳江日报

  如果佛也有KPI的话,那么在灵隐寺当新媒体小编倒很轻松。赵莲贵到寺里之后,特意跑去问法师们,对灵隐寺公众号的阅读量和粉丝量有没有啥要求?法师都是一句意味深长的「不必强求,一切随缘」。

  理由是灵隐寺新媒体小编赵莲贵,上班期间不但没穿工作服,而且还学会了「翘班」。4点30分才下班,但他早早换上了天蓝色polo衫,背着刚从天猫秒到的斜跨潮包,4点23分就开溜,出门就撞到了法师们的怀里。

  杭州灵隐寺始建于东晋咸和元年,已有1700年历史。新媒体小编赵莲贵去年入寺,为我佛做新媒体,至今已经500天。

  2016年正月初五,灵隐寺公众号发出了招聘寺院新媒体小编的启事。随后这次招聘席卷全球,仅仅两天后,灵隐寺人还没招到,招聘启事就因为「引起了过度关注」被撤下——这职位太「网红」了。

  笔试时赵莲贵要和1000多人PK,考题是《如何文明进香》,要求应聘者两个小时内交出一份图文报道草稿。 赵莲贵想着既然是第一次来灵隐寺,那就先逛逛吧。

  边逛边拿出手机百度「如何文明进香」(此处省略一万字),于是赵莲贵成为了千人考生中最早和按时交卷的「网红」。 入职后,师兄告诉赵莲贵:我们一眼就看出来你上网搜了答案,阿弥陀佛。

  赵莲贵身上类似的「抖机灵」还有很多。比如他故意把灵隐寺文宣办公室的WIFI密码设置成「wobuzhidao」,每当别人问他密码是什么时,他就一直回答说「我不知道……」。

  除了与佛有缘之外,业务过关之外,招聘要求中还有重要的一条「能适应寺庙生活」。90后赵莲贵就非常适应佛门生活,因为不适应的人都已经辞职下山。赵莲贵解释称,就算出家人,也可以有7次还俗机会,甚至出家到受戒都要1年,「大概算是进佛门出家的试用期吧」。

  除了偷跑下山去见女同学之外,早上8点25分打卡,下午4点30分下班,是赵莲贵作为灵隐寺职工的考勤。上班前,下班后,到灵隐寺东厢收发室去签收网购快递,就是赵莲贵与俗世主要的联系。

  8月12日这天,赵莲贵一共收到两个快递,一个是淘宝下单的陶瓷茶壶,另一个是昨日才从在天猫超市上买来的一大箱子吸湿盒。买茶壶是因为隔壁办公室的法师嫌泡茶盖碗烫手,买吸湿盒则是为了去除房间湿气,因为住在山里实在太潮湿,不抽湿的话被子都可以拧出水来。

  网购的发达,足以让赵莲贵这样的年轻人不必跋涉下山,深居寺中就能够愉快地生活。比如他过去一周时间里,已在天猫平台上花光了自己本周的零花钱,买到了一双自己喜欢的篮球鞋、一个斜跨的时尚背包、一条款式新颖的帆布皮带和一刀半生熟的毛笔字练习宣纸——「网购下单比我下山更加方便」。

  上个月底,同润法师在灵隐寺开坛讲《普贤行愿品》时,笑称杭州一位出租车司机希望其「网络直播」以飨信众;当信众在之后询问如何能够得到经书时,负责主持的法师告诉大家:「上淘宝天猫一搜就能买到」。

  作为灵隐寺文宣部门唯一的90后新媒体小编,周围的人对赵莲贵在灵隐寺的工作充满了好奇心,朋友们把他当作一本佛教版《十万个为什么》,比如问「为什么得道高僧死后会出现舍利子?」

  赵莲贵说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问多了只能贫个嘴——你们都把舍利子理解成了佛的KPI(绩效指标)吗?

  如果佛也有KPI的话,那么在灵隐寺当新媒体小编倒很轻松。赵莲贵到寺里之后,特意跑去问法师们,对灵隐寺公众号的阅读量和粉丝量有没有啥要求?法师都是一句意味深长的「不必强求,一切随缘」。

  作为一个坐拥30多万忠实粉丝公众号大V的操盘手,赵莲贵现在也不强求,尘世中追求10W+爆款的「公号狗」在这里并不存在。

  我们问赵莲贵「灵隐寺公众号有没有什么10W+爆款推文」。他想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之后才说:大概就只有招聘新媒体小编的那篇招聘启事吧。

  但是赵莲贵也会适当积极。作为灵隐寺新媒体小编,赵莲贵尽量熟读佛学理论,除了学习法师布置的书籍之外,还把佛教匾额也作为了学习佛教知识的窗口。

  他花了3个月时间,把灵隐寺大雄宝殿、天王殿、药师殿等50多块佛教匾额拍照存档,并把其中典故整理成文,发在名叫「赵莲贵」的简书账号上,与网友们分享寺庙里的佛教知识。

  「赵莲贵」这个乍一听起来土里土气的名字并非真名,赵莲贵的真名叫做赵朝阳。之所叫做「赵莲贵」,背后充满了90后的放肆,「莲贵」来自于赵朝阳自嘲打LOL的战绩谐音——「连跪11局」的「连跪」。

  深居在杭州灵隐寺的东厢,他用「赵莲贵」的名义,不但写过《我在杭州林隐寺吃素这一年》这样的吃喝攻略,还写过《关于「战狼2」,问题不在吴京这儿》这样的找茬影评,唯独就没写过正儿八经与佛法有关的推广文。

  不过,赵莲贵最近觉悟有所提高,他经过严肃分析之后,发现了原始佛教中的智慧能够指导各行各业,于是开始在新浪微博上尝试使用佛理分析NBA篮球战略。

  前几天他就写了一篇私人的公众号文章《乔达摩·悉达多上任后首次在鹿野苑发表重要讲话》,分析了佛学经书中的新闻写作技巧,他认为我佛就是一位出色的PR,滴水不漏又舌灿莲花。

  大雄宝殿门前有一口香炉鼎,赵莲贵会拿出一个硬币,装作若无其事地往香炉孔里扔,现场的香客们看到之后,也会纷纷地掏出硬币甚至钱币,也往香炉鼎里投掷,停不下来。

  这样的恶作剧,他每个月都会搞上三四次。与赵莲贵同在文宣部门的薛老师,评价这个90后「他贪玩不搞破坏,就比很多年轻人强喽!」但当莲贵把自己的恶作剧告诉法师们时,法师则会责怪批评:悟空!你又淘气了!

  很多时候,他想下山「喝酒吃肉」时会遭遇法师们的挑战——法师从不反对这位90后下山过世俗生活,但会提议与他打篮球比赛,只有打赢「身材劲爆」的运动boy法师和神勾手老和尚们们十个球,赵莲贵才能下山。

  赵莲贵总是看见一群群中年女居士来找年轻法师求助,开解婚姻、家庭、工作的种种困惑。面对中年女居士们的吐槽,这位1989年生人的法师,从佛陀降生谈到佛教哲学,但女居士们还是恨不得求张神符烧成灰烬冲水喝。

  比如赵莲贵网购时留下的送货地址是「法云弄1号灵隐寺」,偶尔有淘宝或天猫店的客服会把他误当成「智慧很高的师父」,直接在阿里旺旺上找他开解,问得他一脸懵逼。

  最初的赵莲贵总是忍不住吐槽:即便是法师,大多十几岁便剃度出家,又没经历红尘,你们这些大人都找错人了吧?

  但在寺院待久了,赵莲贵想通了。拜佛并不是灵丹,佛学只是提供思维方式,以佛学理论为方,会更有克服困难的勇气和力量,但凡事有因才有果,最终还要靠自己来解决。

  赵莲贵说法师也可以打游戏,法师也可以追求潮流。有位法师是「极客控」,超级喜欢无人机和Go Pro,最新机型和摄影器材只要有钱,统统都买回来,既满足文宣部拍摄,又能让自己过过科技产品瘾,超高淘气值还攒成了超级88会员。

  「像我自己最近游戏打得有点多,也会思考是不是该看看书充充电了?同样,法师们也会去思考如何克制」,赵莲贵觉得世俗给法师贴的标签太多了。现实中,法师的修行也需要不断与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