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怎么做10万+?感觉历史好像轮回了丨杂货
2019-01-09 13:13 来源:未知
新媒体怎么做10万+?感觉历史好像轮回了丨杂货
阳江日报

  靠粉丝挣钱、为流量打擦边球,八卦、、奇闻轶事,什么博点击写什么,还被人评价为:“天天不忘膜,时刻想到生殖器”。你以为这说的现在的新媒体?

  如果把大的报纸比作官方媒体的话,那“小报”的定位就跟如今的新媒体差不多。大报可以通过刊登广告来挣钱,而发行量决定了小报的收入。

  如果从诞生于1897年6月的第一个小报《游戏报》算起,到1952年11月最后一个小报《亦报》停刊。

  的新媒体跟如今的新媒体一样,盈利、变现是最重要的,所以必须要刊登符合市民阅读兴趣的八卦新闻或奇闻逸事,只有极大地满足了人性里的猎奇心,才能赚得金钱满钵。

  虽然现在被称为“小资”是一件有点害羞又心中暗爽的事,但时代,“小资产阶级”更多是指上海之类先富起来的城市里,手头有一点闲钱,

  社会名流和影星歌星成为他们追捧的对象,他们的花边新闻更是争相报道的内容,夸大其辞和捕风捉影是在所难免的。

  同样,随手打开微博热搜榜,排名前六位的都是娱乐明星的生活八卦,看来一百多年来让人喜闻乐见的话题一点都没变。

  比如,电车卖票揩油三块揭秘、大报骗取广告费可耻、学校招聘骗学费大曝光,这些行业黑幕能够被揭露都是小报的功劳。

  新媒体的存在为大家指点迷津,把社会上的“秘密”一一宣布出来,让人们增长了见识,减少了被骗的几率。

  当然,他们对于社会黑幕淋漓尽致的发掘既有真实的一面,也有哗众取宠的心态,但是不管他们初心如何,毕竟为人们开掘了社会的另一面。

  比如一份小报的销售量经常处于一二千的水平,久久不见起色,编者就会增加内容,销售量立即增高。

  而当销售量增至差不多五六千时,就开始有被政府取缔的风险了,这时就要自动调整,开始减少的内容。

  《惊!他插进去一整夜没拔出来,差点出人命!》,讲的其实是没拔充电器引发的火灾;《来临,男女兴奋过度不知所措!有图有》,报道了游客围观钱塘江大潮;《光天化日少男少女大力揉搓敏感部位》,打开是一张中学生做眼保健操的图片。

  新媒体之间的竞争激烈,血雨腥风指数丝毫不亚于现在的自媒体行业,提高销量与自媒体提升点击率的手段也几乎相同。

  例如有超大流量的《晶报》,它的主编余大雄,不仅有固定收入,还经营了一家茶叶公司,据说每日的生活就是玩一玩古钱,收一收古书。

  当时的物价是1块钱就可以在北京请吃一顿涮羊肉了,10块钱就可以在上海石库门租一层楼,有自来水还有电灯,80元大概相当于现在的12000元人民币。

  由于竞争激烈,大部分的编辑还是处于生活窘迫,难以维持生计的状态,仅能在贫困线上挣扎度日,希望不要被政府消灭掉。

  专写侦探小说的孙了红,就承认他写小说只是为了讨一口饭吃,所以在他的稿件袋上写了五个字“为了肚皮袋”,还戏称自己的稿件袋是一个“讨饭袋”。

  X城X联X聘上,“年薪80万招聘新媒体总编”、“招95后小编年终奖百万”等信息一刷十几条,以百万年薪招聘内容运营的公司也并不罕见。

  但是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7年,新媒体岗位的平均薪资仅为7.75K,不但毫无尊严,还拖住了北上广“平均工资”的后腿。

  在上海彻底沦陷之后,小报又陆陆续续出现。它们虽然依旧以妓院、舞女等和花边新闻为主,但也会刊登一些

  2.李楠:《晚清、时期上海小报研究一种综合的文化、文学考察》,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

  直击“科学健身”的直播,时间就在10月27日(明早)10:00。在女子力科学社微博戳链接就可以直接观看(一直播APP搜索“女子力科学社”也可以看)